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揆一养生堂的网易博客

古稀之年话养生

 
 
 

日志

 
 
关于我

《揆一养生堂》名张揆一 男 1927年生 山东省人 住武汉60年。1947年入伍 1957年大学毕业 任大学教师 团委书记 学报编辑部主任/编审。优秀共产党员 先进工作者 全国优秀编辑 湖北省优秀科普作家。1981-2013年报上刊文1 549篇 网上512篇 微博500条 杂志943篇。1986-2013年编著书籍105本,《农民工意外伤害自救与防护》印刷8次13.4万册。获奖125次 两次获湖北省关心下一代先进工作者,被评为武汉科协先进工作者,.武汉市优秀科普志愿者奖。

网易考拉推荐

2017年05月22日  

2017-05-22 10:58:05|  分类: 原创/时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秦伯益畅谈创业问题(四)

当代中国青年如何成才

                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 张揆一

 

百业振兴靠人才

老师您好!

发两篇稿件给您参考,见附件。

张揆一  2017-05-12

    中国正在发展中,百业振兴,需要大量人才。青年是大有用武之地的,也确实是青年人建功立业的大好时期。任何社会环境中要成才,要创业,都有三条要做到:第一要正确认识自己;第二要正确认识社会;第三要根据社会需要发展自己,把三者很好地结合起来。人贵有自知之明,人各有所长,有时要扬长补短,有时要扬长避短,能力有种种,要用其所长。要有自我认识,同时要有名师指点,要正确定位。人生活在社会里,人的活动要受社会检验,人的贡献、人的价值最终要社会来认可。不同时代具有共同的人才要求以保证基本的社会结构。不同时代又有特殊的人才要求,完成特定的时代任务。在旧中国,战乱纷纭的年代许多知识分子投笔从戎,在军政界发展成才。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各国有不少人从军政界转向企业管理,在经济战线上发展成才。科学逐渐从个体活动转向群体活动,从小科学时代进入大科学时代。美国当年只有38岁的欧本海姆,接受美国政府委托,组织完成曼哈顿计划,导致一批科学家在管理科学中发展成才。欧本海姆不是教授,更不是诺贝尔奖获得者,美国政府看中这个年轻人很有见解,思维敏捷,善于捕捉各种学科发展的新苗头,善于组织协调各方面的工作,把整个曼哈顿计划的全部经费22亿美元交给他一个人运作,组织15万名科学家,200多个学科,3年时间,原子弹爆炸,了不得的成就。当前面临又一次产业革命,一批新技术高技术产业兴起,知识分子从传统学科中分化出来,在新学科、交叉学科结合处发展成才。可见社会需要是人才成长的摇篮。如果不能认清社会,就不能认清自己的道路,不能选准自己的目标,摆正自己的位置。整个社会有不同分工和不同门类、不同层次,组成一个有机的、有序的整体,不可能人人都当专家教授,更不可能人人都当主席总理,在最发达的国家里大学毕业生也不会超过总人口的25%,不然社会就会失去平衡。而且大学毕业生也不都能够成才,有些人就是书越读越蠢的,而很多没有学历的人倒恰恰在某些方面创造了了不起的业绩。人才也不是自封的,不是一个学位、一个职称能够反映体现的,人才是社会认可的,对社会作出贡献的人,社会才会如实承认他的才干。社会需要各种各样的人才,因此要给青年人提供广阔的途径。

    择业和人才分流

    接着我想谈谈青年择业和社会人才分流的问题。每个人都有若干人生阶段面临着择业问题。这既是一个很好的机遇,也是一个很大的挑战。过去封闭式管理人才,一切由组织上分配。个人倒很省心,但遇到“乱点鸳鸯谱”的,就误了终生。现在人才交流开放了,这种弊病有所克服。个人的自主权大了,但风险也大了。择业的好坏,往往决定一个人的命运。社会360行,你选哪一行?民间不是常说“男的要选对行,女的要嫁对郎”吗?即使上了大学,当了研究生,到一定时候也是要分流的。有的继续做研究,有的做教学,有的做工程师或医师,有的做企业,有的做情报,有的做管理等等。只要选准自己的道路,坚持下去就有成功的希望。

人才的需求在变化

一个和谐、有序、高效的社会,必然是一个人才结构合理、流动活跃的社会。随着社会的进步与变化,人才结构原有的平衡状态也会逐渐走向不平衡,因此社会人才需求的调整和变动是经常的。在调整和变动中,人们在社会中的位置也会有相应的变化。变化的结果对青年人本人是更有利还是不利,这就要看青年人能否分析全局、抓住机遇了。美国五、六十年代时培养了大量电子计算机的人才。社会上供大于求。很多电子计算机专业毕业的大学生找不到原想要的职业,在求职无门的困境下很多人被迫转向了生物学和医学专业。结果恰恰在这些领域里,电子计算机技术打开了又一个广阔的天地,创造了无数先进的仪器设备,既提高了诊断治疗水平,又开创了数学生物学、数学医学等一系列新的分支学科。二十世纪末人类基因组测序和作图计划完成,分子生物学家面对无比庞大的海量信息,只有求助于电子计算机专家的合作才能破译这本天书,于是生物信息学诞生。新学科的诞生,意味着新领域的开拓和对新类型人才的需求。谁能先举捷足,谁就能先登顶巅。这就看客观的发展需求与本人的择业考虑能否很好地结合了。

深院寂寞锁清秋

    科研院校过去历来习惯于从事安静的研究工作,习惯于从文献中找课题,常常让成果变成样品、展品、礼品,最后成为废品。人才济济,成果累累,却效益寥寥。科技人员以清贫为荣,以艰苦为尚。几乎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深院梧桐寂寞锁清秋”。可是,改革开放后,“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情况起了不小的变化。在世界产业革命和我国市场经济建设浪潮的裹挟下,一批有志改革、着意创业的知识分子,终于“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从高楼深院走向市场,从实验研究转为生产开发、经营贸易。从科学家变为企业家,将成果变为商品,让人民群众见得到、用得上。科技产品经受了市场的检验,经受了国内外同类产品竞争的检验,改进了质量,提高了水平,增强了自我发展的能力。有一部分优质产品能进入国际市场,参加国际经济发展的大循环。这样的事业难道不值得人们投身吗?

   中国传统文化历来贬低工商业,弄得国家贫弱不堪。现在要扭转这种局面,使中华民族振兴,关键的问题还是要造就一批有现代意识的人才。中国改革开放之初,1987年十三大提出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总方针。国外普遍反映称好。英国《泰晤士报》编辑部友好地分析了贯彻这一方针时中国当前的困难。一位中国编辑人员说:“中国当前最缺乏的是企业家人才。而在中国要造就一个宏大的企业家阶层大约要上百年。因为历来有抱负的中国人都喜欢做官。我们知道我们应该做些什么,但我们没有去做这些事情的人”。我看分析得还是很中肯的。事实上他所说的这个时期就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现在国家领导人已正式公开宣称这个初级阶段需要上百年。

强调实惠并不坏

现在,很多青年人强调要讲实惠,这不坏。其实社会本身从来就很讲实惠的。社会固然有种种不合理现象,特别是分配关系上,古今中外,可以说从来没有真正合理过。但是,从总体上看,它总是根据人们对社会的实际贡献予以承认,给以报酬,加以肯定的。一个只想向社会索取,不愿为社会奉献的人,归根结蒂,是不能被社会所接受的。青年同志不要总以为在社会上可以任凭自己的意愿挑选自己理想的职业、岗位和条件。事实上,更多的倒是社会对你的选择。社会上不同的职业部门总是根据不同的岗位条件选择着他所需要的人才。今后人事制度进一步改革,人事权力下放,竞争机制更起作用。这种社会对个人的选择就会更占主导地位。青年人如果不了解这种社会需要,硬要按自己的主观愿望去设计自我,那就很可能碰壁。

内在素质是关键

有些青年人往往过多地把自己的成才与否归结于社会环境和条件。社会环境和条件对人才的成长当然是会有影响的。但是一个人能否成才,归根结蒂,决定于他的内在素质。所谓内在素质,主要还不是那些先天的条件,更多的是经后天培养和锻炼能够达到的一些基本素质和能力,如爱国心、事业心、使命感、责任感、创业精神、献身精神、开拓能力、合作能力、适应能力,以及谦虚谨慎、埋头苦干、勤奋好学等基本品格。一个人能否成才,最终将决定于这些,而不是它的外部条件。因为社会永远是需要人才的。任何时代都是需要人才的,任何时代也都会有相应的人才涌现出来的。对从事科学研究的人来说,对环境和条件的要求当然更多一些。但同样条件下,不同人的成就也还不都是一样的。陈景润的条件好吗?我有几位高班同学,曾毅、韩济生、邹冈等,开始不都是在国内较差的条件下做出了成绩,引起了国际上的注意,不时地被国外请去讲学的吗?我院有一批六十年代的大学生,长期在封闭的条件下工作,在十年动乱中成长,论条件,比现在差多了。可是对外开放后,出国从事客座研究,搞高科技,都取得了很好的成绩。如吕宝璋、姚志健同志在我院那时还是冻结中的副研,却分别被巴黎第七大学和新加坡国立大学请去当正教授和高级科学家,后来还不时被请出去讲学。沈倍奋同志更是当选了中国工程院院士。不是说条件不重要,而是说内在素质更重要。如果内在素质不好,条件再好,也成不了才。对不自觉的人来说,条件好了,反而会安于现状,缺乏紧迫感、危机感,缺乏竞争意识。不是常说“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吗?青年人不在自己身上下功夫,整天埋怨环境,埋怨领导和别人,那是一辈子也成不了什么才的。

    一帆风顺有逆境

    青年时期并不都能一帆风顺,有顺境,也会有逆境。有时失意,有时失学,有时失业,有时失恋,甚至失足。在逆境面前,强者奋进,弱者沉沦。而在科学、文学等很多领域中,有不少人恰恰是在逆境中成才的。牛顿失恋后就不再谈恋爱了,觉得太费时间,没意思,一心工作,成了大科学家。美国大科学家、大政治家富兰克林小时候是印刷工,大发明家爱迪生小时候是卖报童。我国数学家毕罗庚是学徒出身。植物病毒学家彭加木出生时是早产儿,只有3磅重,长期贫弱。司马迁在《报任少卿书》中列举了众多在逆境中成才的先贤,而他自己正是受宫刑后的“刑馀之人”。这方面的例子太多了,不必再举了。卓别林说得好:“成功的决窍是永远对自己有信心。即使沿街乞讨的时候,我也认为终有一天我会成为世界上最好的喜剧演员”。

硕士博士求职难

人才的观念不应该局限于学位、职称、职务等称号上。社会上有很多特殊才干的人无法用学位、职称、职务来反映。就因为现在人才评价简单化地“一刀切”,年轻人都奔学位、职称、职务等,很多社会紧缺的工作没有人去做。现在上海、北京等大城市已经出现这种情况,硕士、博士多如牛毛,求职困难。熟练技工,没有什么学位、职称,却出高薪都难以聘得。很多特殊的技能都是要自己有兴趣、有志向,长期钻研,才能成为稀世的人才的。北京医院病理科老技师马燕龙看到病人死后严重变形,家属在遗体告别时看到亲人的模样,伤心难忍。马燕龙就开始着手给死者遗体化妆整容,渐渐地摸索出了一套技术,效果逐渐提高,家属都很满意。后来毛主席、周总理的遗容都是他化妆的,他就成了世界上难得的特殊化妆师。这难道不是人才吗?现在还有这样的人才吗?电视连续剧《中国一绝》中介绍了不少民间流散着的各式各样的人才。如苏州刺绣女沈寿,精心钻研,在苏绣中发展出了一个新的流派“沈绣”。曾以她的作品《耶稣蒙难像》和《意大利女王像》参赛加拿大世界工艺品博览会,荣获金奖。常言说“画鬼最易”,因为谁也没有见过鬼,怎么画怎么像。画猫画狗最难,因为人人都见过猫狗,有点不像就不像。现在沈寿以东方手工艺表演西方最熟悉的人物肖像,居然能被西方人认同并高度赞赏,这难道不是人才吗?这样的人才现在还有吗?哪种学位或职称能反映这种人才啊?以上是就青年择业和社会人才分流问题原则上谈一些看法,目的是希望大家不要只会局限于从学校到学校,再从学校到机关。从学生到干部,一切听从组织安排,自己不操心,不上心。现在社会开放搞活了,发展变化很快,青年人如果不会在社会上找准自己的位置,并为此投入,为此付出,想按部就班地稳步发展,看来这种可能性将越来越小了。

鞠躬尽瘁死后已 

     顺便谈谈做官问题。两种倾向都有片面性。一种是自恃清高,蔑视做官;一种是官本位意识,认为只有做官才光荣。我小时候父亲叫我学古文,给我十来篇韩愈的文章让我读,他说韩愈的道德文章堪为楷模。读了一段时间后我父亲问我怎么样,我说韩愈文章读起来朗朗上口、丝丝入扣、引人入胜,但是在文章中散发着浓厚的要想做官的意识,几篇上宰相书都是要想做官。哪怕写一篇杂文,“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也还是希望人家把他请出来当官,好象有点不够清高。我父亲想了想回答我7个字,这7个字让我思考了一生。他说“不做官,何以为民?” 就是说不到一定岗位上,你的政治抱负,你的一些理想怎么来实施,怎么为老百姓做更多的事。后来我读书多了,逐渐明白,孔子周游列国,为的是求官,虽然一路不顺利、茫茫如丧家之犬,但他乐此不疲。孟子三宿出邹,为的是等官。屈原写《离骚》,就是当官不顺利,发点牢骚。诸葛亮高卧隆中,是等英明的君主请他,所以刘备三顾,他就欣然出山,而且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可见知识分子并不排斥做官,过去批判“读书做官”,批判“学而优则仕”,都有片面性。如果读书做官不对,难道不读书做官就好?大字不识的管读书人就好?如果“学而优则仕”不好,那学而劣则仕就好?当然应该是优的仕。现在领导结构也逐渐变好,知识化、专业化、年轻化、革命化。关键是看做什么样的官,为什么做官,为民还是为己。没人做官天下要乱,都想做官天下也要乱,应该人尽其才,各得其所,安居乐业,才能国家兴旺。所以笼统说做官不清高有片面性。

我是处级的和尚

官本位意识现在已渗透到方方面面。有一个记者报道在火车上碰到一个和尚在对面坐着,那和尚30多岁,长得眉清目秀,旅途上大家寂寞,就聊了起来。和尚自我介绍说,我是处级和尚,我院大住持享受局级待遇。和尚四大皆空,看破红尘,现在也以官本位衡量造化的深浅。可见官本位意识渗透到方方面面。其实做官和做学问没有矛盾,做官本身就需要特殊学问——管理科学。有的人一生做学问不做官,有的人长期做官,官做好了,学问也很有成就。居里夫人是辞去一切荣誉,潜心创造的人;钱钟书早期走遍世界各地,行万里路,后闭门谢客,从事创作,写万卷书。《围城》演出后,主角陈道明主观感觉很好,觉得把《围城》演到这样非常不容易,想求见钱老。钱老历来不愿意接见客人,后经记者再三表达想请钱老指点,钱老才勉强同意。陈道明来了后,钱老开始也是一声不吭,陈道明不好意思,又想说又怕说,最后钱老说了一句话,这句话过去对记者也说过。他说:如果你觉得鸡蛋的味道很好,干吗非要去认识那只下蛋的老母鸡呢?有些学者就是这样的淡泊自守,很不容易。但真想做官,真想为人民做点事,没有学问也是不行的。没有学问,知识不够,情操不够,能力不够,威信不够,胆量不够,哪能“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历史上的名臣,包龙图、苏东坡、白居易都是政绩显赫的父母官,同时也是大学问家。诸葛亮的《隆中对》,王猛的“扪虱而谈”,当时王猛穷得衣服都没的换,长满了虱子。但一席谈话,决定了统一北方的大政方针。这些都不是一朝一夕谈得出来的,都是十年寒窗,冷静地分析天下大势才能在一夕之间讲出决定全局的宏观战略分析。成才和创业是统一的。“才”要在“业”中看,通过“业”来证明你的“才”。

    难得糊涂亏是福

 历代中国知识分子其实并不排斥做官。大家看李白,认为李白藐视一切,其实李白在早年也很想在一定岗位上施展政治抱负。唐玄宗请他去,他写“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意思是,我很高兴地对天大笑出了门,我这号人哪是老死在草野的普通老百姓。他也很得意,只不过李白的性格难以适应官场里的人事关系,后来离开了。郑板桥好象更是藐视一切,其实不全是。他是康熙年间的秀才,雍正年间的举人,乾隆年间的进士,熬到50岁才做了进士,封了山东潍坊知县,是地道的七品官。拿现在部队军衔来套,相当于少校,现在30多岁的人就可以当少校。郑板桥到50岁封为知县,他还是非常认真地去就任的。就任之初写下的一首诗是:“衙斋卧听萧萧竹”,衙门里、书斋里躺着听外面的竹声萧萧。“疑是民间疾苦声”,怀疑是民间的疾苦声音。“些小吾曹州县吏,一枝一叶总关情”,我们很小的州县官员看到老百姓中的一枝一叶都关系到自己的思想感情。他很想就在这样一个小县实现为老百姓服务的理想。但做了以后,各种矛盾不少,十年后他写了一首词《青玉案》:“十年盖破黄绸被,尽尝遍,官滋味……”,一天到晚忙着应付客人、处理公文,一直到很晚客人才散。最后无奈地写道:“酒阑烛跋,漏寒风起,多少雄心退”。后来山东大旱,郑板桥开仓救济老百姓,这就得罪了大户,很多大户把粮食囤积起来,打算第二年高价出售。他不管这一切,救了老百姓。大户告状,把他罢了官。郑板桥离开潍坊时老百姓夹道挽留,泪洒黄土。为老百姓做了好事,老百姓不会忘记。这以后郑板桥才回到扬州以卖字画为生。“一支画笔春秋笔,十首道情天地情”。最后郑板桥悟出了道理:“难得糊涂”、“吃亏是福”。历代中国知识分子有这样一个优良传统,不排斥做官,也不孜孜以求官。有两句话历来鼓舞着中国知识分子:“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穷,不只是没有钱,是不受赏识,不被重用,穷途末路,非常困窘的时候则独善其身,修身养性,读书做学问。达,通达,受群众赞赏上级起用时,要发挥作用,把自己的学问为天下苍生服务。

    素质关键须努力

青年成才创业问题上还有一种思想要谈谈。总希望家庭帮助,提携,特别社会上用人有不正之风,“学好数理化,不如有个好爸爸。”其实靠了爸爸,摆在一个不胜任的位置上,要不了多久就会出洋相。有的青年说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而是在青年成长中家庭起着潜移默化的影响。这不错,是有影响,但这也不是绝对的,关键是本人内在素质和个人努力。我给大家举两对父子的例子。一是唐太宗李世民和他的儿子唐高宗李治的关系。一是法国作家大仲马和儿子小仲马的关系。李世民是唐朝事实上的开国君主。他帮助他的父亲李渊晋阳起兵,平定天下。他比较早就知道培养接班人的重要性。因此,当李治懂事后,唐太宗在吃饭时、休息时、散步时和睡觉前都给他讲做皇帝的道理。后来他们的谈话编成一本书叫《帝范》,即做皇帝的规范。按说父亲对儿子的教育这样尽心尽力是极少有的了。唐高宗接位后怎么样?不出7年被武则天篡位。做皇帝的本领不是嘴巴教得出来的,他本来就不是那块料。小仲马是大仲马和一个女工的私生子,尽管许多同志认为这些事情在国外比较随便,其实在国外上流社会出现这种事情也是不体面的。所以大仲马很久都不肯承认小仲马是他的儿子。女工含辛茹苦地把小仲马拉扯成人,从小告诉他你是仲马家族的后代,你的生父就是当今的大文豪。小仲马就在这样一个既有光荣感又有屈辱感的氛围中立志成才。他感到光荣的是自己是仲马家族的后代,自己的父亲就是大仲马;感到屈辱的是仲马家族不认他,自己父亲都不认他。就在这样一个复杂心情中,他努力学习,勤奋创作,立志也要在文学上闯出一条路来。小仲马16岁时陆续有文章在报上发表,这时大仲马才在公开场合承认小仲马是他的儿子。

推陈出新胜于蓝

小仲马24岁时,《茶花女》以歌剧形式在巴黎上演,取得轰动效应。小仲马给他父亲写了封信:轰动呀!轰动,就像您的杰出作品在巴黎上演时那样的轰动。大仲马百感交集,马上提笔写回信:我最杰出的作品就是你,我亲爱的孩子。其实他们俩完全不同,大仲马是法国浪漫主义文学流派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人物,小仲马是法国现实主义文学流派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人物。我们看大仲马的《基督山伯爵》、《三个火枪手》等,都是胡编的,但又反映了社会中的真实。你看小仲马的《茶花女》、《私生子》,那就是法国当时的现实。后来记者采访大仲马时说:你的儿子了不得,你的家族就是文学世家,你对他有什么影响?大仲马说:惭愧,我对他没什么影响,而且我和他是完全不同的。我是从梦想中找题材,他是从现实中找题材;我是闭着眼睛在写,他是睁着眼睛在写;我在画画,他在照相。现在我敢说,好在大仲马没教小仲马,没喜欢小仲马,如果大仲马像唐太宗对唐高宗那样宠爱的话,就不会有后来的小仲马,最多只会有一个小的大仲马。从发展来说,总是推陈出新,青出于蓝是规律。所以真正出色的导师要根据学生的特点来培养,允许学生根据自己的特点来发展。画家齐白石经常给学生讲:“学我者生,象我者死。”意思是说,如果学我的创作精神,你将来的艺术道路就会生机勃勃,如果学得完全像我一样,你将来的艺术道路就是死路一条。现在小学生都会学着画齐白石的虾米,一个样,简直可以乱真,可是除了虾米,不会画小鸡、小虫。齐白石就是这样要求学生的。齐白石最喜欢的一个学生叫李苦禅,李英。他死得比齐白石早,齐白石在悼念他时说了两句很伤心的话:“吾门下弟子不下千人,众皆学我手,英也夺我心。”好环境、好导师、好学校不一定都出好学生。我两个女儿都在北京人大附中读中学,在北京医科大学读大学,都不错。进人大附中是全北京通考,高分。我对女儿说:在重点高中出来的有两类人,一类是人才,一类是蠢才。把书读通了,把脑子学活了,是人才;把书读死了,把脑子学僵了,是蠢才。到高中后,不要被学校繁重的功课压垮了,该玩儿还要玩儿,该看电影还要看。考80来分差不多了,别贪90以上。到了90以上人家有95,到了9899,还有最高100,你考了100,还怕下次保不了100,你活得累不累?世界上学问多得很,今后大多数学问是在实践中得来,书本上学的知识只占一小部分。高中毕业前学校开一次家长会,老师把学生的成绩分成段,建议不同段的学生报不同类学校。我的孩子在前8名,老师说这8个孩子不必担心考分,想报哪家就哪家,都会取。我很高兴。果然考上北医基础系,分数线比协和还高,那是1986年,是全国最高分。家庭教育,主要是启发智力。脑子磨快了干什么都行,脑子不快帮他也没用。

 

编者注:本文曾在全国30多所大学和科研院所作过演讲。原载《协和博士论坛名人话人生》,军事医学科学出版社,20011月,小标题和图是改变者加的)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